雪天


文章收藏夹

冰箱今天又离家出走了

其他故事 雪天
"又走了?"父亲坐在沙发上,拿起茶几上的茶抿了一口,随后放下茶杯。看着冒着热气的茶杯,我叹了口气道:"是的,又走了。""这是第几次了,不嫌烦?"父亲皱着眉头语气有些不耐。我沉默了一会儿,抿了抿嘴看着父亲的脸"不嫌。我去找他了,不然他会找不着回家的路的。"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门口。在开门的一瞬间,我听到了身后父亲的声音。"至于吗,不就是一台旧冰箱吗?"我开门的手一顿,没有回答父亲的话。只有我自己...

老赵家的故事

其他故事 雪天
声明:原创首发,文责自负楔子“这是我的栖息之所,也是我的宿命所在,记得是在1976年的6月15日,我被男主人砌在这块距离地面50公分的砖墙上。”老石块已经旧迹斑驳,但“泰山石敢当”几个字迹依然灼灼清晰。小辈们都尊它“泰老”。“那一年,这家男主人30岁,女主人28岁,大女叫丽,二女叫波,三儿叫栋,四女叫霞。前三个孩子各差两岁。这户人家的正屋,坐西向东,是晋南典型的箍窑结构,内部砖土混砌呈拱形,...

大婆的葬礼

其他故事 雪天
告丧“如果我爱上,你的笑容......”五月天的声音赫然响起,同事们诧异的目光循着声音源头,齐刷刷地盯向曹远。曹远以单身二十八年的手速迅疾将铃声关掉,旋即示以抱歉的手势,缓步离开了会议室。若稍细心,或许还能发现曹远的耳根,早已经涨得通红。他移步走廊尽头,按下了接听键。另一头传来的是母亲的声音。“阿远,河对门的大婆过世了,你有没有时间?”母亲试探性地问道,“有时间的话,回老家一趟吧。”曹远伫立...

我心充满希望,太阳照常升起

其他故事 雪天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太阳之死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一天我回到了故乡。    在祖国的西北边陲,一片充满风沙的天地,不论被太阳炙烤,还是在万里雪飘的冬夜,在这里都一样,寸草不生。但这里绽放了最耀眼的花,可以是茉莉,可以是玫瑰,但终归都是我。    我在物是人非的马路上走,思绪被狂妄的...

哥哥碎了

其他故事 雪天
哥哥很轻,我抱他一下子就能抱起来,从一个地方,挪到另一个地方。他总是看着我,什么话都不说。也不动。石子来我家找他玩耍,我坐在高高的梯子上,骂他,十五了长得还没有我高。那个男孩要揍我,哥哥挡在了我前面,他的膝盖被碰了一下,一块塑料片掉了下来,摔到地上,碎了。我觉得哥哥很痛,可是他面无表情,我很心痛。我从梯子上下来,跑到哥哥身边,把塑料片捡起来,我心疼的叫了声哥哥。我回到屋里找妈妈要了胶带,给哥...

捡发的小翠鼠

其他故事 雪天
我的头发有很多,掉的也多,有的时候,掉在肩膀,有的时候,掉在地上,洗头发的时候,会顺着水流,流去地漏。梳头发的时候也掉,夹在梳子的齿缝里,我把它们扔在地上。我想着要去清理和打扫。有时候就忘了,有时候记得,但是却并没有发现头发的踪迹。我感到非常好奇,我把头发丢在地上,默默的看着它们 ,没有离去,想知道它们去了哪里。但是并没有什么发生。我只好失望的把头发丢进垃圾桶里了。一只蓝盈盈的小翠鼠,警觉的...

井里的小孩和月亮

其他故事 雪天
      村里那么穷,却有一个礼堂,礼堂隔壁是一个磨坊,磨坊门口有一口井,已经荒芜了,周围长满了荒草,有个人在井里提水,装进大桶里,排车上可以运好几桶,装完车,他再把井盖盖上。他走之后大概过半天才回来。这次他忘了盖井盖。      我走近井边,井盖半开着,井里是个清澈的月牙,还有我,我看见武文在远处看我,他迟疑了一下,走过来。      我冲他笑了笑,他眼里露出惊喜。咧开嘴,露出黄色...

欲辞未辞留人间,愿伴仙子多一天

其他故事 雪天
要说我和权羲的故事,开端大抵是:我今天见到一个小姑娘,她想嫁我,我愿娶她。之后,我不过多看了她几眼,就在她眼里的星河溺了水 ,拼命地想抓住她,可又怕打湿了她的裙角。最后,我在她眼里的那片星河死去,揉皱了天幕,让璀璨和平静碎了一地。若时光倒退,我希望那日我恰缠绵病榻,不曾见她。当冲喜一事传入我的耳朵,我有一丝茫然。生老病死本是人间常态,如今却要用一个姑娘的一生做赌资,与天赌命?我不能苟同。我推...

蓬莱难遇人间雨,凡尘不渡云上仙

其他故事 雪天
海上的风会穿过这座岛,直接抵达岛的另一边,而岛上郁郁葱葱的树木拦不住它的一丝一缕。这里是海的一边,被称为仙境的地方。我的双脚浸在海里,看着由远及近的船。这艘船,是唯一能悄悄抵达对面的方式,而今天,是要送我去对面的日子。“不入世,便不能出世”的言论很是无聊,我本就在“世”之外的地方生活,何苦要让我入世出世的走一遭?奈何现在人微言轻,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吧。“小主,带上包裹吧,人世有晴雨四季,一衣...

变猪棒

其他故事 雪天
变猪棒“呜呜呜~”放学回家的路上,小美听到有人在哭。小美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一个老奶奶在哭。善良的小美,赶忙跑到老奶奶身边。小美:“老奶奶,您怎么啦?有什么我能帮助您的吗?”老奶奶抬起头,眯着眼睛,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小人影。老奶奶:“我的眼镜,不小心,掉在地上上,我现在什么也看不清楚了!”小美左右看了一眼,不知道为何平常人来人往的马路上,此时竟然没有什么人经过,要是在平时,老早就有人,帮老奶奶...